繁體中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
留学移民
驾车考照
求职招聘
房产投资
观光旅游
美食天地
父母频道
商家黄页
实用链接
ISBBS论坛
盗考题、偷资料、不合法 疯狂的加国华人补习班
[ 编辑:admin | 时间:2018-12-17 17:48:18 | 浏览:168次 | 来源:ISBBS | 作者:加拿大小蝌蚪 ]

“下次,当你看到补习机构又在门口发传单的时候,我建议你回答:‘谢谢,我不需要这些厕纸。’”

阿方索·格莱希亚萨兹(Alfonso Gracia-Saz)是多伦多大学(后文简称多大)数学系的助理教授,他多年担任MAT137课程主讲。去年,他和助教发现这门课上有52份作业出现完全相同的错误答案。经过调查,阿方索发现这些学生都上了校外补习班,并且都使用补习老师提供的错误答案。

“他们这是在害我的学生,我不允许他们这么做。”2018年秋新学期开始时,阿方索曾在课堂上告诫大一新生要远离补习班。

需求热

令阿方索教授深恶痛绝的补习班,在华人学生圈里相当有市场。这类补习机构在多伦多并不少。界面新闻了解到,在多大18级新生群里就有Easy4.0、Talent Education、Bluekey等不下10家补习班“入驻”。

补习班大多由华人开办、使用华语教学,而数量庞大华人学生提供市场基础。根据多大官网2017年9月至2018年的最新数据,多大目前有中国留学生11544人,占总留学生人数的75%。

它们的收费并不低。以最吸引中国学生的统计学专业为例,一节20人左右的小班周课,其价格是42-67加元(约220-350元人民币),一节复习课(Review Session)的价格更是达到100-200加元(约526-1052元人民币)不等。

即便价格高昂,许多中国学生还是愿意上补习班。

“学经济学或者统计学的中国留学生里,报名期末和期中复习课(final/mid-term review)的人最多,一般有几十人,多的话会有上百人。”Angela是多大应用统计系大二的一名中国留学生,她曾经在补习机构Easy4.0上过3门期末复习课。据她介绍,一些专业课程的期末复习课十分火爆,报名人数达上百人时,机构还会租学校大教室来上课。多大的官网显示,校外机构可以租用学校教室,租金为30-97加元每小时(约158-510元人民币),通过校内社团租教室还可享受优惠。

2017年5月,知乎上一个名为“如何看待多伦多大学众多华人补习机构的疯狂崛起”的话题引来网友热议。一些网友认为,从提高绩点和耗费时间的比例来看,补习的性价比很高。

“为了不挂科或者为了更好的成绩。”Angela认为,多大是一所宽进严出的学校,学渣想要通过考试、顺利毕业,会把补习当作救命稻草。还有一部分中国学生,因为英语太差,听不懂老师上课在说什么。“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就干脆不来上课,快要考试了再赶紧到补习机构里用中文重新学一遍。”

多大课程难度的确让学生们颇感吃力。《全美学生参与调查》(NSSE)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主持的一项有关本科生学习体验的调研,多大2011年曾参与其中。数据显示,多大大一和大二学生反馈的课程难度系数分别为52.5和56.8,略高于同期加拿大其他高校(51.3和54.8)。另外,根据加拿大大学排行榜Maclean在2018年给出的数据,多大的毕业率为79.4%。仍有一些学生无法顺利毕业。

也不是每位上补习班的学生都是临时抱佛脚。对有一部分人来说,补习是锦上添花的存在。“有些教授讲的不是很具体,我自己复习起来会比较吃力。”Nikki是大二应用统计学专业的学生。在她看来,多大每位教授都有个人风格,当学生不适应时,为了不挂科,就会去补习班充电。

“补习班老师比较熟悉教授的出题套路,有经验,而且会帮学生整理好复习资料,比我自己花几小时整理的质量要高。”Nikki说,遇上优秀的补习老师,学生的确能学到知识、提高成绩。如此来看,补习机构起到积极作用。

另一些学生则更为“精打细算”:与其挂科缴费重修,不如一次性花钱上补习班来得划算。

有需求就有市场,华人补习班的大量出现有其合理性。但在补习机构疯狂瓜分市场的同时,也出现不符合法律规范、学术规范的行为,这正是阿方索抵制他们的原因。

卖作业

“他们对学生的钱很感兴趣,但给学生的是瑕疵品。”

2017年春季MAT137课程班上,阿方索发了一套习题给学生。在批改作业的过程中,助教发现10%以上的学生作业存在相同错误。阿方索当即认为这是集体性的作业作弊,他把情况上报给多大的“学术诚信办公室”。办公室认定这些学生有学术欺诈的嫌疑,不仅惩罚他们,并在其档案上留下学术不诚信的记录。多大认定的学术舞弊行为分为9种。阿方索课上的学生分别违反了第2条“获得和使用非官方的帮助”和第4条“抄袭”。

“他们等于是在花钱买作业,违反了多伦多大学对于学术准则的规章制度。”多大校方在回复邮件中这么写道。

补习机构有一门课程叫“作业讲习班”(assignment workshop),专为学生提供作业答案。Angela称,由于近年来多大校方对于作业作弊行为的管理更加严格,一些补习机构不再开设该课程,而是通过作业辅导的方式来帮助学生做作业。一家名叫Top Knowledge的补习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我们会讲解作业的核心,但是具体怎么做还要学生自己去探索。”

根据阿方索介绍,像MAT137这样的课程,一星期有超过25小时的办公时间,学生可以在这个时间段内请教任课老师或者助教。在每周辅导课上,助教也会在现场为学生答疑解惑。如果需要,学生还可以去学校开设的数学辅导中心(Math aid center)。

这位数学系教授坚称,补习机构的老师没有资格替他们这么做。他举例说,自己曾经看过Top Knowledge在学校发放的宣传册,上面有些题型和答案存在基本性错误。“这些补习机构的老师根本不懂数学。”阿方索认为,补习机构拿了学生的钱,但是没有教授正确的知识和有效的学习方法,是在误导学生。

“我不允许他们这么做。”阿方索写了两封公开信给MAT137课程群的学生,痛陈黑机构的危害,告诫学生要远离它们。

偷资料

除了存在一些基本错误之外,阿方索还指出,补习机构发放的材料里有部分正确的题目和答案并非原创,而是从自己和同事那里偷去的。

“他们(补习老师)甚至不知道怎么美观地排版,因为他们没有学过LaTex(一种能生成高印刷质量的科技和数学类文档的排版系统)。”阿方索指出,补习机构发放的材料里,那些排版美观且正确的内容也未经教授允许,是从补习班从大学课程里裁切下来的。

阿方索咬定补习机构的行为是“窃取”。但这似乎有失准确。在多大校规中,并没有专门针对教授的讲义是否具有版权、是否可外传等内容,进行严格定义。但,未经教授允许,私自裁切课程资料,并放进宣传册,甚至打上补习班水印的行为,显然欠妥。

“很多老师用教授的东西讲课,学生不听课,换作你是教授也不乐意(看到)这种现象吧。“一家名为蓝钥匙的补习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加拿大教育部、加拿大高校理事协会、加拿大教师联合会2016年出版的《版权事项——给老师的一些关键Q&A》中规定:“在使用目的是教育和培训的情况下,老师可以用白板、投影仪等类似工具来呈现受版权保护的材料。这里不包括那些已经商业化过的材料。”多大教授的课件中,一些图表与照片会涉及版权。如果已经商业化,教授会按照要求付费。一旦补习机构未核查课件内容就随意传播,很有可能造成侵权。

不合法

在加拿大税务局官网上查询后发现,Easy4.0和Talent Education两家补习机构有合法注册信息,也有按时缴纳税款。但包括Loop Learning、速成教育(Speed Up Education)在内的多家补习机构,并没有合法注册身份。也就是说,这些机构有逃税嫌疑。

公司没有注册身份,也就没有雇佣资格。但他们仍然公开招聘老师和学生助手,其招聘广告发在微信公号上,让学生转发至朋友圈或者年级群,吸引更多人前来应聘。

无论是否注册,补习班的老师基本都是在校学生。“大三、大四、研究生和博士生都在招聘范围内。”补习机构Easy4.0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在招聘时,补习机构最看重的是应聘者本门课的成绩——GPA至少要达到3.5(满分4.0)以上才可以。

关于补习老师的录取资质证明,记者采访了Top Knowledge的工作人员。他们答复称,加拿大没有教师执照这一说,只有以前在国内考过教师资格证的老师才有。实际上,加拿大教师联合会官网称,加拿大是有教师资格证,但是主要针对公立教育机构的教职人员,对私立教育机构的规定则比较宽松。

盗考题

最为有争议的是补习机构宣传广告中普遍提到的“往期试题”(Past-test)。根据这些机构介绍,许多多大教授会有自己的题库,每学期的考试题会从中抽取。考前刷旧题,学生们得高分的机率就更大。

记者从一家名叫Talent Education的补习机构处了解到,教授在考试前,一般都会给学生发往期试题,但有些教授没有给答案。

“老师基本都有发(旧题),他们那儿如果没有,我可以发给你。”这家补习机构的工作人员说:“我们有过去10届的试题。”

在另一家补习机构Easy4.0给大一新生开设的学神养成计划中,每节课过后,都有班主任来催学生写作业,在作业完成后即可获得“大礼包”。“里面有往期试题,还有电子书和书后题答案哦。”班主任在微信群里告诉学生。

按照学校的规定,考生在考试结束后不得把试卷带出考场,这些机构得来的往期试题有两种途径:一是综合考生回忆,二是从课程助教处获取。这也是为何许多机构会聘用助教作为补习老师。他们可以拿到试题,带回机构存档。

有些补习老师还自诩为“押题王”。他们在考前会给学生发放一些试题,并告知“这是考试重点”。如果押题成功率高,补习老师还会把学生反馈放在微信推送里,作为教学成果进行展示。在这些押中的题目中,大部分正是往期考题。

“这些补习机构和数学系,和MAT137课程都没有关系。”在阿方索看来,补习机构并没有官方认证的资质。因此,私自收集往年试题已经违反校方规定。一旦发现,学校会以考试作弊论处,按照违规的严重程度给学生相应惩罚。

老师们也在反省“题库”设置问题。2016年冬季,滑铁卢大学MAT136期末考试时,任课教授丹·沃克祖克(Dan Wolczuk)惊讶地发现班上有学生通过补习机构提前拿到往期试题。期末试卷的16道题里,有6道同前一年的考试原题完全一样。“用原题是为了评估教学改革的质量如何。”但沃克祖克并没想到会给补习班钻空子的机会。在经过几个月考虑后,沃克祖克重新调整试卷评分和占比,并设置加试,但没有惩罚嫌疑学生。

“这纯粹的应试教育,不符合大学教育的理念。”在Angela看来,大学生应该要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,真正学到知识,而不是通过补习机构耍的小聪明,走捷径来得到虚高的成绩。

坏名声

在加拿大,许多中国留学生聚集的大学周围都有补习机构。以蓝钥匙为例,这家补习机构称,自己在加拿大有9所分校,包括多大、西安大略大学、约克大学、女王大学等学府。另一家补习机构Easy Education在滑铁卢和多伦多都有分部。Sherry是滑铁卢大学数学系的大四学生,她说,身边的华人朋友基本都有过补习经历,她自己也曾经上过Easy Ace(Easy4 Education下属机构)的职业技能类培训班。

但加拿大高校并不认可这种“风潮”,而补习机构不规范导致的学生学术作弊事件,也将事情推向更坏的结果。“作弊事件”给学校敲响警钟,使得校方采取更为严格的规范来约束助教和学生。

“现在招课程助教,会有很大风险,因为助教不能泄露考试内容,只要被学校抓住,涉事人员都得取消学位。”蓝钥匙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机构招收的基本是已毕业的助教,可以规避学校追查的风险。

你追我躲,我跑你追。近年来,中国学生市场需求的扩大,华人补习机构也迎来“行业快速发展期”。但一些不合法律法规和钻空子的行为也逐渐出现。这些黑机构在灰色地带游走,不仅给教育机构招黑,也让许多在加拿大读书的华人学生戴上“学术不诚信”的帽子,在学术界留下坏名声。

“各取所需,主要看你想要什么。”Nikki大二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,已经不再需要上补习班。但是她直言,对于一些学生来说,补习还是很有帮助的。“尤其当你碰到一个讲课很烂的老师”。

在她看来,补习机构应该遵守行业规范,承担相应的责任,用正确方法帮助学生提高成绩,但这股“补习之风”不会停止,还会继续盛行下去。


分享到: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加拿大国会议员发声:不能把孟晚舟交.. [下一篇]惩罚加拿大完整指南:如何正确地抵制..
评论
称呼:
验 证 码:
内容: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